<noframes id="9hddn"><span id="9hddn"><progress id="9hddn"></progress></span>

    <th id="9hddn"></th>

      <video id="9hddn"></video>
      <track id="9hddn"><th id="9hddn"><progress id="9hddn"></progress></th></track>

          <font id="9hddn"></font>

          <dl id="9hddn"><listing id="9hddn"></listing></dl>

          <menuitem id="9hddn"><track id="9hddn"></track></menuitem>

            <listing id="9hddn"><sub id="9hddn"><mark id="9hddn"></mark></sub></listing>

                <big id="9hddn"><dfn id="9hddn"><form id="9hddn"></form></dfn></big><form id="9hddn"></form>

                您好,歡迎訪問淄博傳奇琉璃工藝制品有限公司官網!

                琉璃臺燈批發

                新聞分類

                產品分類

                聯系我們



                淄博傳奇琉璃工藝制品有限公司

                聯系人:于先生

                手機:13181922123

                聯系人:王女士

                手機:15689008333

                座機:0533-5433755

                網址:www.gzlccs.com


                琉璃--古人把它當寶石使用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中心 >> 技術知識

                琉璃--古人把它當寶石使用

                發布日期:2020-07-08 作者: 點擊:

                  或許有人以為,玻璃和塑料一樣,是近現代才發明制造的一種時新材料,實則不然,玻璃是人類早發明的人造材料之一,介于青銅器和鐵器之間,現存早的玻璃制品發現于四千余年的兩河流域,而中國境內的玻璃制品出現則晚得多,距今約二千五百年。

                  自然界存在大量的礦石、玉石和寶石,這些都屬于晶態物質,由多晶體或單晶構成,玻璃不一樣,雖然其多半呈晶瑩透亮且非常堅硬的狀態.

                  但玻璃卻不是晶體,而是一種非晶態物質。

                  晶體都有固定的熔點,比如金屬純銅(紅銅)的熔點為1083℃,一旦達到這個溫度,晶體的內部分子結構發生變化,純銅即由固態轉變成液態。

                  玻璃與此不同,沒有一個固定的熔點,只有一個使其形態發生變化的溫度范圍——隨著溫度不斷上升,固態狀的玻璃會變得越來越黏稠,直至成為一種液態。

                  在整個轉化過程中,玻璃內部的分子結構并沒有發生明顯改變,所以,玻璃是一種材料的一種狀態,可以說是物質在固態、液態、氣態之外的第四態。

                  熔融之后呈液態狀的玻璃態

                  有了石英砂、助熔劑和穩定劑,經過一定的技術工藝,才能制造出簡單的玻璃。

                  在現代日常生活中,玻璃是常見的普通材料,所以大多數人都認為玻璃向來就是廉價的普通之物。

                  事實上,玻璃在歷史上曾是昂貴的材料之一,直到吹制法發明之后,玻璃才逐步成為制作日常用品的材料,在此前的二三千年的長久歲月里,玻璃一直是可與黃金和寶石比肩的奢侈品,只有少數上層顯貴才能享用。

                  寶雞弓魚國西周墓地出土串飾,其中灰藍、灰綠色料管即釉砂制品

                  玻璃有各種顏色,更有透明或半透明的特性,所以自古至今,人們常以玻璃來仿制各種天然寶石,兩者往往難以分辨。

                  其實,古代的玻璃和天然寶石,大多可以用肉眼來區別,玻璃在熔制過程中,一些原料分解的時候會產生氣體,由于玻璃液的黏稠度很大,這些氣體很難排出,玻璃硬化之后,其內部也就會留有一些小氣泡,這些氣泡都肉眼都可以觀察到,天然寶石是不含氣泡的。

                  另外,天然寶石的磨光面的光澤一般都強于玻璃,為關鍵的是,在外力打擊下破裂而形成的斷開面上,玻璃的斷開面完全光亮如新,而天然寶石或玉石的斷面,幾乎都粗糙無光,也只有能認識這些特性,才能真正地認識玻璃。

                  平頂山西周晚期應國墓地出土釉砂制品

                  西周墓葬和遺址中曾出土很件人造彩色珠、管 ,這些料器外表呈灰白、淺綠、淺藍等顏色,不透明,一些表面有釉,其斷口都為糙面,質地疏松,手捏即碎。有學者認為這就是中國早的玻璃,其實這些材料只是釉砂,外文譯名為“費昂斯”,也稱作人造多晶石英珠,其內部幾乎都是晶態狀的二氧化硅,而通過熔融、經冷卻后固化成形的非晶態無機物,才是真正的玻璃,根據考古資料,中國早的玻璃制品出現在春秋末戰國初的墓葬中。

                  1965年,湖北江陵望山1號楚墓出土的一把保存完好的青銅劍,劍長55.7厘米,寬4.6厘米,在此劍劍格的兩面鑲嵌了玻璃和綠松石,其中鑲嵌的玻璃塊僅存兩塊,呈淺藍色,半透明,內含較多小氣泡。兩塊玻璃形狀不同,一塊呈球冠形,另一塊形狀不規則,直徑都不足一厘米。

                  從考古資料來看,中國現存早的玻璃器物中多見的是一種俗稱為“蜻蜓眼”的鑲嵌玻璃珠,公元前5世紀前后,這種鑲嵌玻璃珠首次在中原地區出現,數量雖然不多,但都出自于等級高的貴族大墓。比如著名的湖北隨州曾侯乙墓。

                  曾侯乙墓出土春秋時期鑲嵌玻璃珠

                  所謂的鑲嵌玻璃珠,指的是單色玻璃珠母體上嵌進另外多個不同于母體顏色的玻璃,嵌入物在母體形成多個環環相套的同心圓圖案,乍看類似動物的眼睛,故而俗稱為“蜻蜒眼”。其母體顏色多為深淺不同的藍色、綠色和橘黃色,有半透明也有不透明。

                  春秋末戰國初的鑲嵌玻璃珠多為圓球形,但不規整,有的呈現不規則的扁方形或扁鼓形。珠子的尺寸較小,一般自徑都在1—1.5厘米之間,僅有極少數直徑大于2厘米,曾侯乙墓共出土173顆鑲嵌珠,其中只有2顆的直徑大于2厘米。

                  這種鑲嵌玻璃珠極為復雜,整個工藝流程完全靠手工制作,所以成品后的“蜻蜓眼”大小全不一致,更沒有兩個圖案一模一樣的鑲嵌玻璃珠。

                  鑲嵌玻璃珠制作流程示意圖

                  彩色的鑲嵌玻璃珠大約出現在公元前10世紀初的地中海沿岸,到公元前6世紀至前4世紀時成為中亞地區為流行的珠飾,中國境內的這種鑲嵌玻璃珠是春秋末期突然出現的,其外觀和材料成分都和西亞地區類似的鑲嵌玻璃珠相同,所以學者都認為,中原地區前所未有的蜻蜓眼是西方傳入的貿易品。

                  甘肅地區出土戰國時期鑲嵌玻璃珠

                  戰國時期的鑲嵌玻璃珠更為常見,出土地點已遍布全國,其中湖南、河南、湖北三省出土多。與早期珠子相比,其形狀更為規整,且尺寸普遍比早期略大,例如山東曲阜魯國故城出土的19顆鑲嵌玻璃珠,其中大者直徑2.7厘米

                  山東曲阜魯國故城出土戰國時期鑲嵌玻璃珠

                  戰國中晚期鑲嵌玻璃珠的化學成分與春秋末戰國初的珠子有很大變化,絕大部分已不是鈉鈣玻璃,而是以氧化鉛和氧化鋇做助熔劑的鉛鋇玻璃。

                  河南輝縣固圍村5號墓出土的包金鑲玉銀帶鉤上鑲嵌有3枚玉璧,在玉璧的中間孔眼之上還鑲有著數件玻璃珠,發掘時只保存了其中3顆,經檢驗,這些玻璃珠是典型的鉛鋇玻璃,這種含鋇的玻璃是其他古玻璃從未出現過的,歐洲直到19世紀,才把氧化鋇添加到主料中以增強玻璃的折射率,因此學術界視其為中國古代玻璃的顯著特征。

                  河南輝縣出土包金鑲玉銀帶鉤

                  湖南是出土戰國玻璃器數量大,品種多的地區之一,有將近400件,其中不單有鑲嵌玻璃珠,還有各種管、劍飾、璧、璽印等,1955年長沙市陳家大山墓出土的深綠色的渦紋玻璃璧直徑14.1厘米,重225克,是中迄今發現大重的戰國玻璃璧。

                  直徑14.1厘米,內徑5.3厘米,厚0.45厘米,重225克

                  這種玻璃璧正面為各種紋飾,表面有明顯打磨痕跡,反面則粗澀無光,應該是先利用為單范模制鑄造,之后再經打磨加工成型。

                  長沙出土戰國谷紋玻璃璧,直徑8.1厘米,厚0.25厘米

                  戰國時期玻璃璧的器形、顏色、紋飾都與同時期真正的玉璧相似,可見是一種仿制品,從新時期時代開始,華夏先民即視玉璧為重寶,湖南不產玉,而玻璃是理想的代玉材料,戰國時期的玻璃制品,不僅出土于墓主身份較高的大墓,也出土于普通中小型墓葬,大多同為鉛鋇玻璃,所以晚在戰國中期,中國已建立起鉛鋇玻璃業。

                  廣州南越王墓出土玻璃牌飾

                  漢代的玻璃制造業已經達到相當高的水平,出現了不少獨具特色的玻璃制品。廣州西漢初年南越王墓出土了11對牌飾,都是鎏金銅框嵌藍色板塊玻璃。這些牌飾大多出土于第二代南越王趙眜的胸腹兩側,是為重要的隨葬品之一。牌飾上的玻璃厚薄一致,色澤晶瑩,透明如鏡,其中包含的氣泡極少,可見其制作工藝絕非一般。經過化學檢測,這些藍玻璃是國產的鉛鋇玻璃。

                  廣州南越王墓出土玻璃牌飾

                  在這些玻璃發現之前,世人都認為中國的平板玻璃出現較晚,在玻璃發展史上,平板玻璃技術非常重要,因為這是玻璃窗片、玻璃鏡等玻璃制品的基礎工藝,南越王墓出土的的玻璃板塊還不能稱為真正的平板玻璃,但是用鑄造的方法制作透明度這樣高的玻璃板是相當難的,為后世的平板玻璃奠定了可靠的發展基礎。

                  1956年長沙沙湖橋西漢墓出土玻璃矛

                  湖南長沙西漢墓出土有一件半透明深綠色玻璃矛,全長18.8厘米,分刺身和柄組成,刺身長9厘米,柄長9.8厘米,矛尖稍為圓鈍,兩側刃不鋒利,中部有凸起的棱脊,脊側各開一槽,兩刃之間寬處為2.6厘米;

                  矛柄為圓柱形,近刺身處較粗,中部有一凸起形圓球,末端則漸細。這件玻璃矛為通體一次鑄成,鑄工精細,表面有明顯打磨痕跡。

                  以玻璃為原料製作的兵器,在我國出土文物中僅此一件,這顯然不是實用之物,應為禮器玉矛的仿制品,或專為陪葬而特制的明器。

                  玻璃盤高3.2、口徑19.7、底徑9.5、壁厚0.3厘米

                  西漢時還出現了較大的薄壁玻璃容器,河北滿城西漢中山靖王劉勝墓出土2件玻璃耳杯,1件玻璃盤。

                  玻璃耳杯和盤所用的玻璃質料相間,都為翠綠色呈半透明狀,器物的部分表面因腐蝕而凹凸不平,但整體晶瑩如玉。

                  中山王墓出土的玻璃耳杯高3.4、長13.5、寬10.4厘米

                  耳杯是典型的中國器物,器形相同的漆耳杯,是漢代墓葬中常見的出土物,而西方則沒有相似的器物,中山王墓出土的這些玻璃容器為中國特有的鉛鋇玻璃,其制作工藝,與戰國玻璃璧一樣,都是以鑄造法鑄造而成。

                  1954年在廣州橫枝崗西漢中期墓出土的3件深藍紫色玻璃碗,其顏色大小都相同,半透明,廣口圓腹平底,模制成形。外壁經過打磨,此碗與公元前1世紀羅馬的同器形極其相似,有可能是我國出土的早的從羅馬帝國進口的玻璃容器。

                  另外,從工藝上兩者也有差異,中原玻璃容器在鑄造成形后外表雖經打磨拋光,但打磨的痕跡方向不一致,而嶺南的漢代玻璃容器外表打磨拋光的方式,與同時期西方羅馬的玻璃工藝相同,是把玻璃容器固定在車床轉輪上,以繩帶連動轉輪旋轉進行拋光,其打磨痕跡也就隨之趨于一個方向,以廣西合浦出土的玻璃圓杯為例,器物外表的這種同方向的加工痕跡,用肉眼就能看到。

                  東晉葛洪《抱樸子》:“外國作水精碗.實是合五種灰以作之,今交廣多有得其法而鑄作之者?!边@里的用五種灰作成的“水精碗”只能是玻璃碗而不是天然水晶碗,“交廣”指的是指今天的嶺南地區,葛洪所記是中國匠人以西方工藝制作玻璃容器的確鑿記載,廣西合浦在漢武帝時期是海上絲路的起點,由合浦行船可由馬六甲海峽到緬甸再到印度等地,鑲嵌玻璃珠容易攜帶,玻璃容器不同,體大壁薄,異常嬌貴,只有在商業貿易之路開通后,玻璃容器才能通過商人販運,西方的玻璃容器才會出現在中國,華夏匠人也才有可能以西方的玻璃工藝制作玻璃容器。

                  句容南朝劉宋墓玻璃碗,口徑8.5、腹徑9.1、高6.3厘米

                  玻璃是易碎材料,歷史上的玻璃珍品極難保存至今,中國出土的古代完整容器,大多保存在石棺和石函中,江蘇句容南朝劉宋元嘉十六年(439年)紀年墓出土一件磨花玻璃碗,居然出土于木質的棺淳之中,出土時完好無損,實在匪夷所思。此碗侈口.頸微收,鼓球腹,圓底,腹部有6排有規律相互錯疊的小凹球面裝飾,這件玻璃碗無色透明,幾乎不含任何色調。

                  南京仙鶴觀高崧家族墓出土東晉玻璃罐

                  更為難得的是,一般古代玻璃上千年出于潮濕和堿性土壤的環境中,其表面必然會受到嚴重的侵蝕而凹凸不平,或產生灰白的風化層,江蘇句容南朝劉宋玻璃碗深埋在地底將近一千六百年,出土時外表僅稍微有些發烏,其整體如水晶一樣潔凈晶瑩,不能不說是奇跡,同時期的古代玻璃器,大多失去了當年的光澤,而句容出土的這件玻璃碗,可以說是現存的精美的薩珊玻璃器。

                  認識和研究中國古代的玻璃,可以從考古學和歷史學兩種方法入手,目前通過考古發現的真正玻璃,為春秋末期之物,而同時期的歷史文獻中,卻找不到任何相關與玻璃有關的確鑿記載。

                  有人認為古代的“琉璃”或者 “流離”,指的就是玻璃,西漢桓寬《鹽鐵論》記:“是以騾驢馲駝,銜尾入塞,驒騱騵馬,盡為我畜,鼲貂狐貉,采旃文罽,充于內府,而璧玉珊瑚琉璃,咸為國之寶?!蔽鳚h揚雄《校獵賦》云:“方椎夜光之流離﹐剖明月之珠胎?!痹跐h代的文獻里,“琉璃”、“流離”明確指的是一種珍寶,但有可能是釉質器物或某類寶石而不是玻璃。

                  釉質器物在中國出現得很早,鄭州商代墓葬中即發現有表面涂有透明青色釉的陶尊,這與后世的琉璃磚瓦沒有本質的不同,都屬于外表施釉的陶器,從制作工藝上來看,釉質器物是先以陶土制作成型后入爐燒造,待燒實出爐冷卻后再在其表面施釉,其后再放入窯爐中低溫燒制,與玻璃的制作工藝全不相同,所以后世那些流光溢彩的琉璃磚瓦,實在不能當做玻璃磚瓦解。

                  東漢王充《論衡》載:“然而道人消爍五石,作五色之玉,比之真玉,光不殊別;兼魚蚌之珠,與《禹貢》璆琳,皆真玉珠也。然而隨侯以藥作珠,精耀如真,道士之教至,知巧之意加也。陽遂取火于天,五月丙午日中之時,消煉五石鑄以為器,磨礪生光,仰以向日,則火來至,比真取火之道也?!蓖醭渌缘摹拔迳瘛?、“珠”、“陽燧”,可以肯定是人工制造的玻璃,但名稱各異,也都不以“琉璃”“流離”指代玻璃。

                琉璃臺燈廠家.png

                  人們可以透過窗扉安裝的綠琉璃看到殿內人的頭發,自然界的任何綠色天然材料都不可能這樣“達照”,這里的綠琉璃,顯然指的是人工制作的綠色玻璃。

                  由于《西京雜記》為晉人偽托西漢劉歆所作,由此可見,直至公元三四世紀以后,文獻中的“琉璃”才指的是玻璃。

                  不過即使到了唐代,琉璃還不是玻璃的特定名稱,西安何家村窖藏中出土有一件提梁大銀罐,其中裝有一件玻璃杯和一件水晶碗,而銀罐罐蓋上的題記則是“琉璃杯碗各一”,可見當時玻璃器和天然水晶器都可稱為琉璃。

                  自張騫鑿空西域之后,羅馬帝國(大秦)生產的玻璃器物開始大量傳入中土,《后漢書·西域傳》有記“(大秦)土多金銀奇寶,有夜光璧、明月珠、駭雞犀、珊瑚、虎魄、琉璃、瑯玕、朱丹、青碧?!边@里的琉璃,應該指的是玻璃器,隨西方玻璃器同時傳入的還有西方獨有的吹制玻璃技術。

                  纏絲紋長頸玻璃瓶,高13.6、口徑2.4厘米,洛陽博物館藏

                  洛陽市東漢墓出土有一件長頸玻璃瓶,外表呈黃綠色,口部到底部有一道道旋轉的白色線紋纏于瓶身之上,這是一件典型的羅馬早期吹制成型的攪花玻璃器。

                  玻璃在加熱時會變成一定黏稠度的液態,這種液態玻璃的流動性可以通過溫度來調節掌握,當液態玻璃失去熱量逐漸冷卻時,又會慢慢變硬,在這個過程中,玻璃與空氣接觸的外層界面會形成一彈性表皮,這時候的玻璃好似裝入袋子里的水,黏稠的液態玻璃如同水,而其外層彈性表皮如同袋子。如果控制袋子的形狀,里面所承載的水的形狀也隨之定型,而當玻璃冷卻時所呈現的形狀,恰是所控制的袋子形狀。利用玻璃具有這些特性,人們創造了吹制工藝來制作玻璃器物。

                  這里需要簡單對吹制工藝的基本原理如下簡單介紹:

                  吹制工藝大致將以一根空心的金屬吹管挑取一定量熱熔后的黏稠玻璃團,然后通過吹管將一定量的空氣吹入這黏稠玻璃團,這樣黏稠玻璃團的內部與外部都接觸空氣降溫,都形成了彈性表皮,這時候的黏稠玻璃團如同一個氣泡。

                  吹制工藝之以金屬空心管挑制玻璃溶液圖及吹制

                  隨著空氣不斷吹入,整個氣泡隨之膨脹,通過不斷吹氣擴大玻璃團的尺寸同時,以熟練的手法使其產生一定造型,然后將已經成型的玻璃容器從空心的吹制鐵管上轉接到末端帶有少量黏稠玻璃液體的實心鐵棒上,再將玻璃器從實心鐵棒上剪除取下。

                  遼寧北票北燕馮素弗墓有出土碗、杯、缽等5件玻璃器,其中玻璃鴨形器為為精美。此器橫長身,長20.5厘米,器口扁如鴨嘴,長頸鼓腹,腹徑5.2厘米,細長尾,整體淡綠色透明,頸腹部用玻璃條盤卷作出裝飾,背上粘出雙翅,腹下粘出折線的雙足,腹底粘一個平整的餅狀玻璃底座,使得整器能以平穩放置。

                  遼寧朝陽北票北燕馮素弗墓出土的淡綠色鴨形玻璃器

                  這件鴨形器為無模吹制形成的玻璃制品。以吹制法制作玻璃器物,從熔爐中挑出玻璃熱熔料一直吹成雛形,都要求有很高的技術,而鴨形器造型復雜,整個制作過程需要更高的技術。這種造型的玻璃器本國僅此一件。

                  遼寧博物館藏北燕玻璃缽(左)、碗

                  馮素弗墓出土的這些玻璃器,熔制水平高,氣泡和雜質都很少,透明度好,且都是無模吹制成形,口沿內卷成環狀,從原料、制作工藝、裝飾等方面看,應該是從西方進口的珍貴羅馬高級玻璃器。

                  中東地區的兩河流域在三千年前就已開始生產珠飾等玻璃器物,公元三至七世紀,兩河流域玻璃業空前興旺發達,由于此時此地為波斯薩珊王朝時期,這一地區生產的玻璃器物也隨之稱為薩珊玻璃。羅馬玻璃衰落之后,薩珊玻璃繼承了羅馬玻璃制作的諸多工藝,又結合自身的特點,如在吹至成型的玻璃器上再作磨琢的冷加工技術,制作了大量的精美的高級玻璃器。自三國時到魏晉南北朝,中國與波斯薩珊帝國交流頻繁,大量專供社會上層享用的薩珊玻璃器輸入中土。

                  北京西晉華芳墓出土了多片玻璃殘片,經復原,這是一件圜底球腹侈口的玻璃碗,高7.2厘米,口徑10.7厘米,淡綠色,透明度好。碗壁較薄,厚度僅1至2毫米,口沿部分特別薄,是無模自由吹制成形的玻璃器。其腹部有10個橢圓形乳釘作為裝飾,這些乳釘列為一排,不很規整,是用燒軟的玻璃條趁玻璃器本體未冷尚熱時粘貼到碗壁上的。底部有7對突起的小玻璃刺排成橢圓形,刺高2毫米,是在玻璃碗成形后但玻璃體尚黏稠時趁熱用小鉗子夾挑出來的,這些小刺既是裝飾,又是讓圜底能平穩放置的碗足。

                  北京西晉華芳墓出土的薩珊乳突玻璃碗

                  湖北鄂城五里墩西晉墓出土了11片玻璃殘片,經黏合復原成一件磨花玻璃碗,此碗侈口折沿,球腹圜底,高9.4厘米,口徑10.2厘米,腹徑11厘米,玻璃稍泛黃綠色,透明度好,胎中有部分小氣泡。在腹部自上至下共有4排圓形磨花裝飾。碗口沿外翻成侈口,唇部經過磨平,口沿和無磨花處的器壁厚0.3厘米。

                  湖北博物館藏鄂城五里墩西晉玻璃碗

                  這件磨花玻璃碗為無模吹制成形,冷卻后再用砂輪磨琢出圓形花飾,薩珊玻璃器造型古樸,偏好以連續的圓形作為裝飾,由器形、工藝、裝飾方法以及化學成分可知,湖北鄂城五里墩這件西晉玻璃碗屬于伊朗薩珊王朝時期吹制生產的鈉鈣玻璃器。

                  兩晉南北朝時,因為其他天然材料都無法比擬的晶瑩透明的特性,以及造型和裝飾上的華美,達官顯貴視進口玻璃器為珍寶,《晉書·王濟傳》記:“帝(晉武帝)嘗幸其宅,供饌甚豐,悉貯琉璃器中?!薄妒勒f新語)載:“王公與朝士共飲酒,舉琉璃碗謂周伯仁曰:‘此碗腹殊空,謂之寶器,何耶?’答曰:‘此碗英英,誠為清澈,所以為貴耳?!笔孔逦娜硕嘤匈潛P的詩文歌賦,如西晉潘尼《琉璃碗賦》云:“舉茲碗以酬賓,榮密坐之曲宴。流景炯晃以內澈,清醴瑤琰而外見?!?/p>

                  南京博物院藏象山東晉墓磨花玻璃杯

                  南京象山東晉墓出土有一件完整的磨花筒形玻璃杯,高10.4厘米,口徑9.4厘米,壁厚0.5-0.7厘米,黃綠色,透明度好,口緣下及底部打磨有橢圓形花瓣紋,腹部有7個縱立大橢圓磨花。象山墓地為東晉門閥瑯琊王氏的家族墓,這玻璃碗,必然是古人所謂“凝霜不足方其潔,澄水不能喻其清。剛堅金石,勁勵瓊玉。磨之不磷,涅之不濁?!敝畬毱?。六朝江左勝流如王謝子弟早已經成為冢中枯骨,但風流時代的的英英之寶卻還尚存人間,當胸中自有詩書者透過博物館的玻璃櫥窗,面對這些千五百年前的世之珍器,或會有一種祗回留之不忍去的心情吧。

                  北魏《洛陽伽藍記》記載河間王元琛為當時豪首,“常會宗室,陳諸寶器……自余酒器,有水晶缽、瑪瑙、琉璃碗、赤玉巵數十枚,作工奇妙,中土所無,皆從西域而來?!笨梢娢鞣竭M口的玻璃碗于皇室宗親是可以用來斗富之物。

                  山西博物館藏大同出土北魏玻璃碗

                  山西大同北魏墓葬中出土一件玻璃碗,淡綠色半透明,圜底球腹,侈口,頸微收,碗腹外壁磨有4排向內凹的橢圓形紋飾,底部另磨有6個凹面圓形裝飾,是一件質量極好的薩珊玻璃,此器保存完好,大同是北魏都城平城所在地,這件玻璃就是當時中土所無、西域而來的奇珍異寶。

                  寧夏固原北周李賢夫婦墓中出土有一件完整的玻璃碗。其口徑9.5厘米,高8厘米,腹深6.8厘米,下腹大徑9.8厘米,重245.6克,碗壁厚約4毫米,青綠透明。碗內壁光潔,無打磨痕跡。外壁裝飾兩圈凸起的圓形裝飾,上下錯位,共14個,突起紋飾厚處為7毫米。底部有一凹球面以作圈足。這件玻璃碗先以吹制法成型,然后用雕花技術刻磨厚壁碗以雕出碗壁凸起的圓飾,將碗外壁通體打磨拋光。

                  寧夏固原博物館藏北周李賢墓出土薩珊玻璃碗

                  李賢曾任北周 “使持節、柱國大將軍、大都督、原涇秦隴靈等州諸軍事、原州刺史”之職,進爵“河西桓公”,北周武帝宇文邕襁褓時即寄養在李賢家中,其地位顯赫,《北史》、《周書》、《隋書》中均有傳,其隨葬品自是當世為貴重之物,李賢墓出土的這件玻璃碗,是一件極為精致的鈉鈣玻璃器 ,這樣完整而精美的薩珊王朝玻璃碗,在上也難找出可以勝之者,是古代玻璃的稀有的精品。

                  歷仕北魏、東魏、北齊、北周、隋五朝的重臣王士良墓出土有一件玻璃盤,敞口圜底,高3厘米,口徑10.8厘米,底徑2.7厘米,盤壁厚0.2厘米??谘赝庥邢壹y二周,盤腹外壁有三排橢圓形內凹磨花,也是一件少見精美的薩珊玻璃器。

                  隋使持節上大將軍并曹滄許鄭五州刺史廣昌肅公王士良墓出土玻璃盤

                  《北史·大月氏傳》記:“世祖(太武帝)時,其國(大月氏)人商販京師,自云能鑄石為五色琉璃。于是采礦于山中,即京師鑄之,既成,光澤乃美于西方來者。乃詔為行殿,容百余人,光色映徹,觀者見之,莫不驚駭,以為神明所作。自此,國中琉璃遂賤,人不復珍之?!痹率蠂嗽诒蔽浩匠撬频牟AА肮馍硰亍?,使觀者莫不驚駭,可見只要有工匠技師,中土已具備條件可生產透明度很高的玻璃器,中亞的吹制玻璃技術也在此時傳入中國。

                  河北定縣北魏塔基出土有一太和五年(481年)石函,石函中有多件吹制玻璃容器,其中制作工藝水平高者位一件天青色透明玻璃缽,圜底斂口、圓唇鼓腹。缽高7.9、口徑13.4、腹徑14.7厘米,底部厚處0.85厘米,向上厚度遞減,器壁薄處0.2厘米,口邊下厚0.3厘米。

                  河北省博物館藏定州北魏玻璃缽

                  另有一玻璃球形鼓腹小壺,天青色,高4.3厘米,腹部大徑4.9厘米,腹部器壁薄處僅0.1毫米,重22.9克。定縣佛塔是北魏孝文帝與文明太皇太后發愿所建,舍利函中供養之物大部分可能出自皇室御府內庫,舍利函中的這幾件玻璃器,也許就是月氏國商販鑄造的玻璃器遺制,也多半是目前所見的中國造吹制玻璃容器。

                  河北省博物館藏定州北魏玻璃瓶

                  公元589年,隋滅陳而統一南北,其國祚雖短短37年,但隋代的玻璃器卻出土多件。隋文帝外孫女李靜訓墓石棺中存有8件玻璃器和一些玻璃珠,其中帶蓋玻璃罐平口縮頸,通高4.3、口徑2.8、腹徑2.8、壁厚0.3厘米,器口有磨平痕跡。扁圓形蓋高0.5、徑3、厚0.2厘米,綠色透明;一件蛋形器長6.3、短徑4.7、厚0.1厘米,玻璃顏色與質料和帶蓋玻璃罐相同。

                  國家博物館藏隋李靜訓墓玻璃罐及蛋形器

                  李靜訓墓另出土有一件帶蓋扁瓶,高12.5、口徑4.5、足高0.9厘米,玻璃條口沿和纏圈足,綠色透明。李靜訓墓出土的這些玻璃器,其造型與西方的器物明顯不同,而與中國流行的瓷器器形相似,可能是當時國產玻璃器。

                  隋李靜訓墓出土蓋扁瓶

                  大業五年(609年),隋明帝楊廣西巡張掖,高昌、伊吾等西域二十七國貢獻千里之地,西域至中原再次“胡商往來相繼”,這時候作為重要的舶來商品,西方的玻璃容器不斷地大量輸入,陜西歷史博物館藏有一件隋代無色透明玻璃瓶,高15厘米,瓶口為鳳首造型,把手連接瓶口和瓶肩,這件玻璃瓶無模吹制而成,是一件由絲路輸入的西方玻璃器。

                  陜西歷史博物館藏隋無色透明鳳首玻璃瓶

                  隋代的玻璃器皿的器形雖小,但工藝水平大為提高,玻璃制作的原料,也發生了重大的變化,由戰國到漢我的鉛鋇玻璃,轉變為高鉛玻璃,高鉛玻璃料性大,便于加工薄壁的玻璃器,也更適用于吹制技術,這為唐代的玻璃制造業奠定了基礎,不過即使到了晚唐之世,國產玻璃器還是無法與西方玻璃器爭勝,現存的大多唐代玻璃器,也還都是西方舶來品。

                  西安何家村8世紀前后的窖藏中出土了一件黃綠色凸紋玻璃杯,高9.7、口徑14.3、底徑l0.3厘米。侈口平底,碗壁略內收下斜,口沿外翻卷成圓唇,口沿唇下有一周凸起的弦紋,碗腹外壁有八組玻璃條圓環紋飾,是西亞玻璃制品。

                  何家村窖藏綠色凸紋玻璃杯

                  伊斯蘭阿拉伯于公元七世紀興起,公元651年,薩珊王朝覆滅,阿拉伯占據占領了地中海東岸和伊朗高原兩玻璃制造中心,在繼承羅馬和薩珊玻璃工藝的基礎上,阿拉伯帝國發展出了自己的伊斯蘭玻璃工藝,精美的伊斯蘭玻璃器也隨著中西貿易而進入中國,陜西扶風法門寺地宮出土的多件玻璃器即為其中的精華。

                  淡黃色盤口琉璃瓶,口徑4.7、腹徑10.7、足底徑7.3、高21.4厘米,重405克。此瓶盤口細頸,鼓腹圈足,瓶頸下有一圈凸棱,瓶腹外壁粘飾花紋,可分為四重。重為一圈深紫色琉璃圓飾,飾心凸出一小乳釘;第二重位居瓶腹中心部位,以拉絲手法將淡黃色玻璃絲條拉成多角形飾件;第三重為六個蓮心狀圓飾;第四重靠近瓶底,與重相近,同為亦為深紫色琉璃圓飾,但圓飾上又拉出一細絲條貼于瓶壁。

                  淡黃色盤口貼花琉璃瓶

                  在玻璃容器器壁外纏貼玻璃絲條,是羅馬玻璃典型的裝飾工藝,而在器壁外貼以玻璃圓、星狀等花飾的玻璃貼花,則是伊斯蘭獨有的玻璃裝飾工藝,這種工藝大體是在將熱熔的玻璃小團挑到已經完成的玻璃容器外壁之上,再以模壓或拔拉成一定的造型以作裝飾,屬于玻璃熱加工裝飾工藝。

                  法門寺地宮藏淡黃色直筒琉璃杯

                  淡黃色直筒琉璃杯,口徑8.3、腹深8.1、高8.3厘米,重128克。深腹直筒.直口尖唇,腹壁略外鼓,杯底微內凹。壁面裝飾五組花紋.每組中菱紋為中心圖案,菱紋外上下各飾三組雙環紋,各組菱紋雙環紋以兩行豎聯珠紋相隔。

                  這件直筒琉璃杯采用的模制印花玻璃工藝,大體先將黏土或木頭制成一個刻有紋飾的模具,然后將熱熔的玻璃團放在這個模具中再進行吹制,使模具脫離,模具里的紋飾自然就印在了變冷堅硬的玻璃器之上,這是利用了模鑄和吹制結合的玻璃工藝。

                  淡黃色直筒琉璃杯紋飾

                  釉彩罌粟紋玻璃盤,高2.7、口徑14.1、底徑11.8厘米,敞口翻沿,圓唇直壁,底微內凸,玻璃為無色透明,稍泛黃綠色,盤內壁口沿處繪有12個黑色半圓弧紋,腹壁下部繪有兩周黑色弦紋,底部繪有黑色石榴紋。盤內壁除了黑色花紋外,施滿不透明黃色作為底色。

                  法門寺地宮藏釉彩罌粟紋玻璃盤

                  釉彩玻璃多半取法于釉陶工藝,其工序大致為,將適量的礦物顏料研磨成細顆粒,配以松節油、松香等黏合劑,涂繪在玻璃制品的表面,然后把繪上釉料的玻璃器放人特定溫度的窯室里加熱,這加熱溫度恰到好處,既要達到釉色層的熔點,又要低于玻璃容器本身制熱熔點,這件罌粟紋黃色琉璃盤,是上迄今為止發現的釉彩玻璃。

                  玻璃茶盞為淡黃色,稍泛綠色,透明度好,口徑12.7、通高5.2、腹深4厘米,重117克;玻璃茶托顏色與茶碗一樣。平底深托,盤徑13.7、足徑4.5、通高3.8厘米,重138克,兩者都為無模吹制成形。

                  玻璃茶盞與茶托分置

                  地宮出土《衣物帳》碑文中稱這套玻璃茶盞托為“琉璃茶碗拓子一副”,也是唐僖宗的奉獻物。中國茶具六朝時期即已在江南出現,當時生產的青瓷中,多有瓷盞和配套茶托盤配套的茶具,造型與唐代法門寺“琉璃茶碗拓子”大體相同。

                  南朝青釉茶盞茶托,高8.8、口徑10、底徑5.8厘米,上博藏

                  《封氏聞見記》記茶云:“南人好引之,北人初不飲。開元中,泰山靈巖寺有降魔禪師大興禪教,學禪務于不寐,又不夕食,皆許其飲茶。人自懷挾,到處煮飲,從此轉相仿效,遂成風浴,”飲茶的興盛與佛教有密不可分的關系,而在盛唐以前,茶是一種既辣且咸的菜湯,當時人們飲茶“用蔥、姜、棗、桔皮、茱萸、簿荷等,煮之百沸,或揚令滑,或煮去沫,斯溝渠間棄水耳,而習俗不已?!标懹鹪凇恫杞洝分刑岢凹宀璺ā?,是以先在風爐上的茶釜中煮水,俟水微沸,量出茶末往釜心投下,隨即用竹筅攪動,待沫餑漲滿釜面,便酌入碗中飲用。

                  唐閻立本《蕭翼賺蘭亭圖》北宋摹本之茶盞茶托局部

                  到了晚唐又興起了一種在茶瓶中煮水,置茶末于茶盞,再持瓶向盞中注沸水沖茶的“點茶法”。無論是“煎茶法”還是“點茶法”,對盛茶茶具的要求,包括材料質地以及制作工藝等方面,必然越來越高。另外佛教中禮佛有“茶供養”,而唐僖宗供奉法門寺舍利地宮的茶盞茶托,是以比黃金更為珍貴的玻璃制作,也是常人無法企及的帝王級供養的一種如實體現。

                  到了宋遼之際,玻璃制造業已非宮廷皇室所壟斷,民間的玻璃作坊也已經發展起來,質量普通的玻璃制品已成為比較常見之物,不過做工復雜、造型精美的進口玻璃器,仍為世人所重,一些珍品往往作為供奉物舍入地宮。

                  內蒙古博物館藏陳國公主帶把玻璃杯

                  內蒙古奈曼旗遼開泰七年(1018年)陳國公主、駙馬的合葬墓出土了7件玻璃器皿。其中一件完整的的帶把玻璃杯,高11.4厘米,口徑9、底徑5.4厘米,深棕色透明,外表附有風化層,口微斂,徑圓筒狀,肩部外鼓,腹部陡收,假圈足,在口和肩部連接著扁圓形把手,把手上端有圓餅狀物為扳手,很可能是一件伊朗高原10世紀產的玻璃器。

                  遼陳國公主墓乳釘紋玻璃瓶

                  另有一件經復原的乳釘紋玻璃瓶,高17厘米,口徑6、腹徑9.5、底徑8.7厘米,無色透明,侈口長頸,呈漏斗形,鼓腹,喇叭口狀高圈足,腹壁飾五排小乳釘紋。讓人感到吃驚的是其瓶把,是用10層玻璃條鏤空堆砌而成的,這需要玻璃工匠充分掌握熱熔態玻璃在降溫時由軟變硬的時機,以高超的手法逐步堆砌才能完成的復雜工藝,這件乳釘紋玻璃瓶很可能是埃及或敘利亞的玻璃產品。

                  遼陳國公主墓出土玻璃器中有一件刻花玻璃盤,口徑25.5厘米,底徑10、高6.8厘米,無色透明,表面有風化層,敞口圓唇,弧腹圈足,腹壁刻有一周以手工用砂輪打磨出的28個小四棱錐裝飾。這件刻花玻璃盤器形美觀,制工精細,可能是東羅馬拜占庭帝國10-11世紀的制品,為現存上獨一無二的玻璃珍品!

                  遼陳國公主墓刻花玻璃盤

                  遼陳國公主墓葬中的玻璃器既有來自東羅馬拜占庭帝國,也有來自大食伊斯蘭之物,可見遼與西方的交流是遠遠超乎常人想象的。

                  長時間的暴露于空氣之中,或常年常年存于地下,玻璃器物的表面容易產生厚厚的風化層,使其失去晶瑩透明特性,所以現在所見的古代玻璃,并不是其本來的面貌。

                  內蒙古吐爾基山遼墓淡藍色高腳玻璃杯

                  內蒙古吐爾基山遼墓出土一件淡藍色高腳玻璃杯,口徑9、足徑3.8、高12.5厘米,侈口深腹、高足圜底,為無模吹制法制成,整件器物晶瑩剔透,依稀還是千年前的原樣,屏息凝視,應該能夠會心古人視玻璃為寶那種心情吧。

                  唐人將天然寶玉稱為“頗黎”,慧琳《一切經音義》云:“頗胝,梵言塞頗胝迦,此云水玉或言白珠,舊言頗黎是也。大論云此寶出山石窟中,過千年冰為頗黎珠。案:西域暑熱無冰,極饒此物,非冰所出,但石之類?!鳖亷煿挪┕磐ń?,卻認為國產的玻璃為人造品,而外國的玻璃是天然物。

                  到了宋代,程大昌《演繁露》對玻璃名稱、制法等作了詳細確切的說明,終于認識到“雖西域琉璃,亦用石鑄,無自然生成者?!痹苊茉凇段淞峙f事》將國產玻璃制的燈稱之為“琉璃燈”,把從阿拉伯進口的玻璃器物稱為“玻璃”,如“大食玻璃官窯等瓶”,由此,“玻璃”一詞才成為專名,一直沿用到今天。

                  遼寧省博物館有一件鎮館之寶叫鴨形玻璃注,因狀如鴨嘴而得名,1965年出土于遼寧省朝陽市北票縣西官營子“北燕馮素弗墓”?,F為國家一級文物,國務院規定的六十四件禁止出國文物之一。

                  該鴨形玻璃注長20.5厘米、腹徑5.2厘米,重70克,造型生動別致,長頸鼓腹,拖一細長尾,尾尖微殘。背上以玻璃條粘出一對雛鴨式的三角形翅膀,腹下兩側各粘一段波狀的折線紋以擬雙足,腹底貼一平正的餅狀圓玻璃。通體呈淡綠色,半透明狀。

                  古籍中稱這種器物為欹(qī)器,類似計時的沙漏,通常被放在座位的右邊。未裝水時略向前傾,待灌入少量水后,罐身就豎起來一些。一旦灌滿水時,罐子就會一下子傾覆過來,把水倒凈,爾后又自動復原,等待再次灌水。

                  它的用途和現在的座右銘類似,是古代人提醒自己不要自滿的一種容器。清朝的皇帝就曾讓人在紫禁城里擺設欹器,旨在借欹器“虛則欹,中則正,滿則覆”的特點,闡釋“滿招損,謙受益,戒盈持滿”的道理。

                  欹器的制作材料一般都是青銅、黃金等金屬,以玻璃制造的鴨形玻璃注,目前全球僅此一件,其珍稀程度非同一般。

                  這位墓主是什么顯赫的人物,竟有如此珍貴的陪葬品?

                  經考證,墓主馮素弗為北方少數民族南下時期北燕天王馮跋的弟弟。馮跋在位時期,以馮素弗為宰相,是北燕帝國名副其實的二把手,他“居功厥偉”,深為馮跋所倚重。

                  北燕太平七年(公元415年),馮素弗病逝,“燕王跋,比葬,七臨之”,當時馮跋先后七次來到馮素弗墓前哭訴,可見他對這位弟弟的感情之深。如此看來,馮素弗的墓中有珍貴的鴨形玻璃注作為陪葬也不足為奇。

                  有專家考證,此鴨形玻璃注屬于鈉鈣玻璃制品,當時的中國還沒有掌握鈉鈣玻璃的制造工藝,這件寶物極有可能來自古羅馬帝國,經由柔然國的草原通道傳入北燕帝國,堪稱研究古代草原絲路的重要器物憑證。因為該鴨形玻璃注的吹管成型、熱貼玻璃條等裝飾藝術,是古羅馬玻璃制作的常用技術。而從現已出土的玻璃器判斷,大體在北魏時期羅馬吹管玻璃術已傳入中國。

                  因此,這件吹管、剪引、熱貼等技術極其熟練,鴨形玻璃注,應是一位經驗豐富、造詣較高的羅馬匠師制作完成。在當前出土玻璃文物寥寥可數的情況下,不愧是中外現存羅馬玻璃器中的瑰寶。再加上玻璃器易碎不便保存,從羅馬帝國萬里迢迢運到遼西,掩埋入穴1500余年僅表面浸蝕,保存如此完整,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


                本文網址:http://www.gzlccs.com/news/396.html

                關鍵詞:琉璃臺燈廠家

                Z近瀏覽:

                亚洲色熟女图激情另类图区_秋霞韩国理论a片在线观看_亚洲日本va中文字幕久久_全黄性性激高免费视频